大明:開局被棄,永樂求我稱帝
小說推薦大明:開局被棄,永樂求我稱帝大明:开局被弃,永乐求我称帝
好家伙。
这是打算坑了所有人的五两茶水钱啊。
要诗作得比我好,那恐怕没人吧?
不过,今晚朱辰认定她了,是势必要从她嘴里套话的。
朱辰开口道:“好,既然如此,我就作诗一首。”
话罢,朱辰想了想。
“一生一世一双人。”
这是第一句。
刚念出来,四周所有文人的眼神,便都落在了朱辰的身上,眼睛微微一亮。
这第一句,就有点让人兴奋啊。
朱辰继续道:“争教两处销魂。”
话音落下,四周一静。
文人们的眼神顿时震惊了起来,他们倒是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还能遇到如此有文采的诗句。
仅仅前半阙,就让人感受到一股凄美之感。
前半阙,便可封神,那后半阙呢?
文人们眼神中透出一丝期待,紧紧的望着朱辰。
“还有吗?”
“后续呢?”
“好诗啊。”
在卡住他们的情绪后,朱辰淡淡一笑:“只有前半阙了。”
“什么?”
“这么好的诗句,竟只有前半阙?”
“这位兄台,麻烦你再想想啊。”
朱辰摇头笑道:“好诗不可多得。”
“元香姑娘,请问我这诗可否胜出?”
屏风上的帘子自然掉落。
一位女子,穿着薄纱裙摆,行走间,隐隐透出白腻,她身上的气质很好,既如同御女一般,又如同大家闺秀。
这果然是个极欲的女子啊……
她看向朱辰的眼神,多了一丝敬佩。
“公子,请随我来。”
她款款走上二楼,朱辰脸色凝重,转头吩咐翠花秋香:“在这待着,我去去就来。”
话罢,朱辰快步跟上她的屁股后。
楼下,一阵阵的男人们在哀嚎。
“啊啊,我倾慕了三年的女子,竟这样被人拔得头筹了?”
“哎,一生一世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这诗真的很好啊。”
“想到我的美人今夜就要被拱了,我难过啊!”
朱辰跟随着元香一起上楼。
她带着自己,走进了一个房间。
这房间内,带着阵阵香气,与元香身上的香气如出一辙。
她抬脚进去,朱辰紧随而上,看了楼下那些臭男人一眼,随后将门紧紧关上了。
才转过身,便见元香灼灼的目光望着自己。
一拳歼星 小说
朱辰微微一愣,觉得这女子异常聪明。
她款款站着,忽然微微屈膝,对着朱辰行礼,声音极甜:“妾身元香,见过朱案首。”
朱辰神色一变,脸色阴沉下来:“你认识我?”
元香轻轻摇头:“不,我听出了你的诗。”
话罢,轻轻一笑,坐在了窗台旁,裙摆间无意漏出大腿的修长。
她美眸望着朱辰:“这世上,大概还能做出如此绝美诗句的年轻人,便只有朱案首了吧。”
“妾身不信,其他人能写出这种诗句。”
“而且,我听人说了,朝廷特派了朱案首前来杭洲办差。”
我有無數神劍 小說
言语间,元香对朱案首似乎极其欣赏。
朱辰心中一动,原来这花魁竟还是自己的一个小诗迷?
那就好办了。
朱辰松了口气,开门见山:“杭洲官员多来教坊司,你一定能听到不少消息。”
只有教坊司这种高级青楼,才能听到高层的消息,所以这才是朱辰来的真正目的。
初来乍到,朱辰需要快速搞清楚杭洲的情况,否则容易陷入被动。
老爷子说得没错,哪怕自己拿着太子令,要真把这些贪官给逼急了,他们都能下杀手。
更何况,徐老的学生们,还在他们手中,朱辰得救出他们。
不管是对大明朝,还是对自己以后造反,他们都会是得力臂膀,可不能折在这了。
元香又对着朱辰屈膝一礼:“朱案首若有问,妾身要是知道,定然回答。”
嗯,还是识大体的。
朱辰颔首:“把眼下杭洲的情况说一说吧。”
元香斟酌片刻,盈盈开口:“除了杭洲知府外,杭洲所有官员早已暗通款曲,与当地张李刘三家地主同流合污多年。”
这与朱辰预想的差不多,倒也不足为奇了。
朱辰眉头微皱:“我有太子令,能否调动备倭兵?”
出包王女Darkness
元香轻轻摇头:“备倭兵主将已经与曹同知狼狈为奸,怎能听令?”
朱辰心中一沉。
幸亏自己没有贸然行动,否则还真容易被这群贪官撕成碎片。
可,那是朝廷用来抵抗倭寇的军队啊,竟也被贪官渗透了?
“杭洲到底是怎样一座死城啊。”朱辰脸色难看。
继续问道:“那杭洲各县衙门的官兵呢,能调动吗?”
虽然麻烦点,但若是能调动,也算有了对付他们的本钱。
谁料。
元香继续轻轻摇头:“各县知县,早已经是一伙的了。”
朱辰愕然。
在接到任务之前,朱辰没想到杭洲竟是开局地狱难度!
老爷子估计也没想到,杭洲竟会腐败到这种地步,否则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孙子来冒这个险的。
自己这会现身,他们虽然会听自己的,但若想缉拿他们回京师,怕是不行的。
混沌丹神 云鹤真人
见眼前的少年沉默。
元香轻叹一声:“朱案首,杭洲早已经成了曹同知的杭洲了,你斗不过他们的。”
“若是可以,妾身会另寻机会,将你送出城的。”
顿了顿,元香灼灼望着朱辰,笑声极欲:“我很喜欢你的诗,所以不希望你死了。”
朱辰微微一笑:“多谢了。”
“最后一个问题,我想知道那些监生被关在哪?”
监生们若还在杭洲官员的手上,就会成为威胁自己的武器。
所以,自己要第一时间先把他们救出来,才有斗胜的可能。
“之前隐约听哪个杭洲官员说过,他们被关在杭洲北城衙门大牢里。”元香思衬片刻道。
都市 醫 仙
在北城大牢?
朱辰心中有数了。
“多谢了。”朱辰点头,转身便要离开。
元香站在其后,微微朝着朱辰屈膝一礼:“妾身恭送朱案首。”
“一生一世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她喃喃的念着这首诗,脸上多了一抹痴迷。
这首诗,虽只有前半阙,但却写尽了幽怨。
待她再看,却发现朱案首已经打开了她的窗台,直接从窗台上跳了下去。
元香惊呼一声,赶紧捂嘴。
深吸一口气,元香平复心情,走到门口,轻声道:“诸位请回吧,今夜朱公子在此留宿,往后元香便是朱公子的人了。”
楼下,一阵阵的扼腕叹息。
但是,当听到朱公子这三个字后。
又联想到那两句诗的绝妙,在场文人们顿时浑身一震。
“刚才那位是朱案首!”
“是他!”
“他来杭洲了,哈哈,朱案首来杭洲了。”
翠花秋香两人愕然了,难道太孙今夜真要在这留宿吗?
这是被美色迷住了?
不过这时,一双手从后面拍了拍他们,将他们带出了教坊司。
“东家。”
翠花有些惊喜:“我就知道,东家不是好色之人。”
朱辰有些无语,沉声道:“废话少说,随我去救人。”
这是金蝉脱壳之计。
从他进入杭洲开始,肯定有人盯着他的。
但若是有元香为他打掩护,那就不要紧了。
翠花和秋香也没多问,连连点头。
朱辰带着两个铁憨憨,快步朝着北城大牢走去。
一路向北,也幸亏北城大牢够大,朱辰一眼便看到了,这才不至于在杭州城内迷路。
不过,这北城大牢守卫森严。
门口,起码有十几个官兵正在镇守此处。
似乎知道朱辰要来了,这里绝对加派了人手。
朱辰深吸了一口气。
翠花忙道:“东家,怎么办?”
秋香撸起袖子:“杀杀杀!”
朱辰一巴掌削在了秋香脑壳上:“杀你个头。”
话罢,朱辰直接朝着北城大牢走去。
两个铁憨憨也紧随其后。
待走近了一些,那数十个官兵发现了朱辰,忙喝道:“谁?”
朱辰掏出太子令,满脸冷色:“我是朝廷特使,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