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回到1992當土豪
小說推薦重生:回到1992當土豪重生:回到1992当土豪
郑老海陪同胡英一起吃饭,看到年建安在陪王天华喝酒,瘾就有些上头。
娇妻新上任
郑八斤看了,不想让人说闲,也就给他倒了一小杯,说是控制总量,不能喝醉,喝高兴就成了。
王天华见郑八斤不喝,不依,说什么也要让他喝点。
年建安也劝,郑八斤就倒了小半杯,陪着喝了起来。
而郑老海,现在学得乖了起来,只喝了一小杯,就不再喝,让郑八斤很是满意。
四个人,仅仅喝了一瓶酒,这样,皆大欢喜。
胡英吃了饭,在天未黑之前,就回了借来的房子。
霸氣醫妃,面癱王爺請小心! 折音
郑八斤没有反对,只是让她路上慢一点,知道现在的她,观念还没有转过来,把那头猪,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还指望着到了年底,卖掉卖化肥。
这不单是胡英一人,大部分农民的生活观念如此。
……
第二天,学生开始来报名,郑八斤亲自把小草带到学校,交了五角钱的学杂费,小草算是真正的入了学。
兔美仁 小说
我最白 小說
年建安高兴无比,说是还要去拉一车煤。郑八斤笑着说道:“先不急于一时,我俩去一趟街上,弄点本子和笔来,让清清守着卖,就当是赚点零花钱。”
年建安点头答应,他其实早就有这种想法,得让清清找点事儿,不然,害怕时间一长,郑八斤嫌弃,说她不过是个空有其表的女人。
但是,他一直不想提,就是怕郑八斤连清清的钱都控制住,反而弄得不高兴。
如今,听了郑八斤的打算,自然是高兴万分,开着拖拉机,顺道拉了两千斤土豆,到街上守着卖掉,再弄了两个简单的货柜,买了一些本子笔墨,还有一些生活用品,拉回家里时,已经是下午。
他不敢拿太多,只拿了几百块钱的货,免得压着本钱,反正这十里村现在的消费水平不高,而且,占有着先天的条件,年建安随时拉土豆上街,都可以顺带货物。
把货物摆放好后,郑八斤让清清盘点一下。
清清笑着说:“这有什么好盘点的?你还会坑我不成?”
“不是,我想说的是,做生意就要拿出做生意的样子,不管这货有多少,都要认真盘点,再熟悉每一样货物的进价,盘算一下,除去一切费用,能赚就可以出手。”郑八斤是要让清清从货物的管理开始学习。
清清看着他一副用心良苦,认真的样子,笑了笑,接过账本,开始认真盘点,同时,也按他所说,记下每一样货物的进价,再按照一车所花的运费,折算出每一样货物出价的合理范围。
郑八斤看着她认真的样子,心里笑了,看来,自己找这样一个媳妇,真是赚大发了。
年建安看到清清在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就算出了价格,再度佩服,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适合做生意的女儿,一直没有发现她的长处,真是白活了几十年。
更让年建安傻眼的是,笔墨本子出奇的好卖,开学不过三天,就售出大半。
郑八斤让清清把原来进价的单子拿出,草拟了一个进价明细单,算出要进的货物和金额,从销售里面拿出钱来给年建安,让他拉煤回来的时候,把货带来。
一算之下,几天时间,清清就守着这么一个小卖部,赚了三十多块。
在此期间,郑八斤收到了上万斤土豆,让年建安拉去卖掉一些,拉进了几千斤煤,应该赚了不少的差价,等于是坐在家里,就捡到了钱。
让年建安不得不怀疑:你真是小学没毕业的人?
清清好歹是读过初中,虽然没有毕业,要算这些账,只要人够聪明,应该不难。
但是,一个小学没毕业的郑八斤,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一般,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了。
好在,年建安并没有往深入去想,反正郑八斤现在已是他的亲人,他没有嫉妒的理由!
重要的是,郑八斤没有少给他一分运费,还从怀里掏钱,让他给家里每人买了一双鞋子,其中包括郑家山,还有郑老太太。
郑家山也很高兴,总算是这段时间没有白照顾他们一家子。
正当一家子沉浸在赚到小钱,改善了生活水平的快乐之中时,郑家山遇到了麻烦!
离家出走的妻子,王兰花回来了。
胡英第一个听到消息,带着郑老海去一看,吓了一跳,对方来了十来号人,吼着调子要郑家山脚竿断。
让郑老海忙着来找郑八斤,胡英却是不顾身体弱小,跑到来势汹汹的王兰花面前,苦口婆心地劝说:“大嫂,都是一家人,何必弄得如此,有话好好说,千万不能让人笑话。”
“滚开,谁是你大嫂了?”王兰花的脸色铁青,不见胡英还好,一见火气更足,“说,郑家山这个杀千刀,是不是和你勾搭上了?”
“大嫂,这是哪里话?我胡英一向清清白白做事,端端正正做人,你不能这样冤枉我呀!”胡英一脸无辜地说。
“冤枉你?要不是你和郑家山勾搭上,他会把我打跑?”王兰花指着胡英的鼻子,骂道,“你这不要脸的烂货,连自己的大伯子也勾引。”
“大嫂,留点口德,别这样血口喷人,谁是谁非,大家自有公论,用不着翻在桌面子上来说。”胡英气极,不想和王兰花争吵,也不想当着她娘家人的面,说出她容不下老人的事情,免得大家面子上都过不去。
“哼,少一副仁义道德的样子,老娘早就看你不是个东西,也难怪,你丈夫郑老海一天不回家。”王兰花说着,顺手就给胡英一个耳光。
“够了,你闹够了没有。”郑家山看着弟媳被打,还被冤枉,气不打一处来,沉声低喝了一声,想要制止王兰花胡闹下去。
然而,他被几个人拦着,大内弟王钻沉声骂道:“怎么,到了现在,你还想要动手?是欺负我王家没人?”
“你,你们好歹也讲讲道理,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动手,也不问个谁是谁非,任由她胡闹?王兰花是个什么性子,难道,你这个做兄弟的一点也不知道?”郑家山直看着面前的王钻说道。
“哼,就算她再怎么着,也是为了你好,你也不能动手打她。”王钻说着,示意了一下,几个年轻力壮的王家人,就把郑家山控制住。
而胡英,像是被那一耳光打得怕了,身子后退一步,委屈巴巴地哭了起来。
王兰花并没有任何的内疚,更不可能同情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弟媳,而是得寸进尺,还想要动手抓破胡英的脸。
王钻见了偏移了主题,忙着阻止:“姐姐,先过来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他是如何打你的,你就如何打回去。至于那个女人,等会儿再收拾他!”
王兰花听不进去,提手又给胡英一个耳光,被王家的人拦了下来,劝说道:“先别打她,等会儿再收拾不迟。”
王兰花气愤地啐了一口,向着郑家山走去,回头骂了一句:“破烂货,等会儿不把你骚叉撕烂!”
喜欢看热闹的人从来不会缺席,早集在了郑家山的门口,听到王兰花这一骂,不由得捂嘴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