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克街13號
小說推薦明克街13號明克街13号
文图拉叫的晚餐被酒店方送上来了,还特意附带了每天都有额度的烟和酒。
用过晚餐后卡伦回到卧室休息,因为白天的投入学习消耗了不少精力,所以很快入眠。
醒来时扭头看了一下床头柜上的钟表,凌晨的四点缺一刻。
“早睡早起身体好啊。”
卡伦从床上起来,走进盥洗室开始洗漱,按照课程表来看,今天的课程应该是“团战”。
前两堂课虽然有些波折,但无法否认的是,教学成果很显著。
老人家们虽然是基于手痒和无聊才参与进来,但他们并没有藏私的念头,是真心想教东西,哪怕他们不会当老师,但自身水平足够高,稍微抖落些下来也够年轻人受用了。
将热毛巾敷在了脸上,过了好一会儿,卡伦将毛巾取下来,深吸一口气,嗯,期待今天的“团战”教学内容。
走出盥洗室,扫了一眼时钟,四点缺两分钟。
卡伦走出卧室,来到小客厅,文图拉正好从楼上下来。
“起这么早?”
“嗯,队长,因为昨晚睡得早,嘿嘿。”
文图拉先给卡伦倒了冰水,然后敲门声响起,没按门铃。
等文图拉开门后,坐在沙发上的卡伦看见艾斯丽、巴特、马斯和布兰奇都进来了。
鳳盜天下:神偷五小姐 小說
“队长早。”
“早,队长。”
卡伦点了点头,回应道:“早。”
他记起来,昨天对他们说过自己四点起,他们就全都四点钟踩着点来了。
“年轻就是好啊”的前提是:你愿意趁着年轻多学习,而不是以年轻为借口不断地与自己和解。
依照卡伦上辈子的经验,等年纪逐渐往上走后,学习能力和专注度是必然会下滑的,除非在那之前就以严苛的自我管理要求让自己养成了一个学习奋斗的惯性;
否则,
就会像那放在太阳下的新制陶土,风干定型后就很难再揉搓改变了。
巴特他们把昨天额度的烟和酒都带了过来,在这一点上,他们充分贯彻了自家队长的精神。
文图拉先把这些收拾好,特意腾出来的行李箱已经有些放不下了。
这些东西不可能再带回去,等培训结束的间隙会拿去附近黑市上换成点券。
circle
大家围绕着茶几坐下,开始说出昨天课程上的疑惑,卡伦按照自己昨天的所学,也根据自己过去的经验对他们进行解惑。
这种安静又热烈的学习交流氛围持续到了接近八点,等准备下楼集合上课时,众人才意识到早餐还没吃。
最后还是下楼时去了酒店员工餐厅拿了不少面包和牛奶,大家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跑去集合。
穆里小队众人已经在沙滩上等着了,他们看着卡伦小队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往这里跑,没人会想当然地认为他们是集体睡过头了没来得及好好吃早餐,大家都意识到:
干!他们早上偷偷开早会了!
这一期培训也就两个小队,相当于两个小班级,对面班级偷偷努力,必然会给予自己很大的压力。
穆里靠近正在喝牛奶的卡伦,伸手过来接过卡伦的一个面包,帮他撕开了包装纸再递给卡伦:
“那个,你们今早还开会了?”
“内部讨论。”卡伦看了看身后队员,微笑道,“难得能得到这种级别的老师授课,我们很珍惜。”
这话说得将姿态放得很低,因为穆里这边小队在家世上是完全超过卡伦这边的,但作为真正的世家子弟,他们反而没有什么兴趣去炫耀自己的家世,就如同大部分正常人不会将自己手里有面包吃当作炫耀的资本一样。
“那个,我的意思是,下次你们再内部讨论时,能不能把我们小队也带上?”
“你们也一起来?”
卡伦还真没想到穆里会提出这个要求。
好吧,自从自己进入秩序神教以来,遇到的能符合自己印象中的“二代”,也就维科莱和他爷爷了。
其他公子哥例如莱昂劳雷他们,虽然有些自带矜持和自傲,但并不愚蠢。
“当然欢迎,正好一起交流进步。”
穆里笑了笑,道:“谢谢。”
上课时间到了,前方出现了一艘小游轮,游轮靠边后,示意大家登船。
卡伦怀疑这艘游轮应该是培训基地从附近酒店临时借过来的,因为夹缝里还有情趣的衣物。
这只意味着一件事,那就是今天的课程有了临时变化。
还会有什么临时变化呢?
卡伦觉得培训基地那边应该早就习惯了,毕竟已经被老头们抢了两天的课。
游轮向大海深处开去,大概半个小时后,前方出现了一座岛,上面有一座瞭望塔。
船靠岸后,众人下船涉水来到岛上,岸边站着两个人。
一个身穿着白色西服的老者,一个身穿着黑色西服的年轻人,其年纪,大概比在场大部分人都要小一点,也就比文图拉大个一两岁样子。
最重要的是,老者是站在年轻人身后的,这充分说明了主次。
“你认识么?”卡伦问穆里。
“那位老者应该是胡森,秩序之鞭总部战术办公室的主任,我昨天和父亲通电话时被告知的,但那个年轻的,我不认识,也不知道。”
两位队长排在第一排,队员们则排在队长后面。
大周仙吏 荣小荣
身穿白色西服的老者开口道:
“我是你们今日课程的助教,你们可以称呼我为胡森主任。这位,是你们们今日的导师,马瓦略。
其实,原本今天要给伱们上课的是我,但既然马瓦略来了,我让给他,他会传承你们一件真正的团战兵器。”
卡伦留意到胡森在介绍马瓦略时没有带职位,这意味着眼前这个身穿黑色西服的年轻人并没有职位。
马瓦略的目光扫过面前所有人,开口道:“大家好,我是马瓦略,我没有姓氏。”
众人马上齐声道:“老师。”
马瓦略笑了笑,道:“其实,我和你们年纪差不多大。”
和我们年纪,差不多大的……老师?
马瓦略没有在年纪话题上继续发散下去,而是直接切入正题:“今日课程的主题,是团战。我知道,你们之间有不少人是骑士团出身,我想问你们,你们知不知道一件战争兵器,叫【黑狱城堡】。”
巴特开口道:“知道,它是移动的战争要塞,是伟大的马切蒂尼大人创建的战争术法。”
马切蒂尼,《秩序之光》神话叙述中秩序之神麾下十二骑士之一,擅长战争器具锻造。
卡伦读过很多遍《秩序之光》,马切蒂尼在十二骑士里的位置,很像是后勤管家,一次次神战中的记载,出现他的记载时都是他提供了什么,他准备了什么,他制造出了什么。
“是的,没错,它是由马切蒂尼创造的专为战争而生的术法。”
说着,
马瓦略掌心向前摊开,沉声道:
“秩序战争——【黑狱城堡】”
其脚下当即出现一轮巨大的黑色星芒,紧接着,附近的风裹挟着不知道多少无形的力量开始向这里汇聚。
巴特等有着骑士团背景的队员见到这一幕,纷纷露出了惊愕的神情。
“这是要一个人凝聚出【黑狱城堡】?”
卡伦感知着四周的风,一时间连他都不能完全弄清楚被吸扯进去的物质到底是什么,但在马瓦略脚下,却清晰出现了一层黑色的物质,像是黑色的沙子被风吹拂过来一样,垒起来后,开始呈序列。
这种感觉像是在盖房子,一座由风来建造的房子。
地基出现,大门出现,城墙出现,墙垛出现,不断拔高,再拔高,继续拔高!
最终,形成了一座黑色的小型城堡。
单论城墙高度,大概在十二米左右,城墙围起来一个占地在三百平米左右的圆。
这个圆内有三个建筑,彼此相连的同时也和城墙密不可分。
中间建筑物最高,像是瞭望塔,但最高点呈现出黑色的反光,当它下翻时,一尊炮口出现在了那里。
两侧建筑只有中间三分之二的高度,左侧顶端是一架巨弩,右侧则是一面巨大的镜子。
城墙中间还有一扇大门。
很难想像,就这么片刻的时间,一座小型城堡,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巴特在卡伦身后介绍道:“最高处的火炮是裁决级魔晶火炮,一般负责远程输出。
左侧的巨弩是B级战争穿透之弩,负责近点狙杀。
右侧的镜面是雷斯术法镜,可以反射增幅阵法和术法强度,一般负责防御。
【黑狱城堡】是骑士团以营为单位的作战术法,可以在战争中给予己方获得更好的防御和进攻依托点,可这是以营为单位才能召唤出的战争兵器,同时还需要至少正副营长中的一人来开启权限。”
“所以,他现在是一个人就召唤出来了?”卡伦问道。
“如您所见,是的,队长。”
“你会这个术法么?”卡伦问道。
巴特抿了抿嘴唇,道:“队长,这不是会不会的问题,需要权限。”
“权限?”
“咔嚓!”
此时,大门打开。
胡森站在门口,对所有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然后自己走了进去。
众人跟着一起进入。
里面的空间并不算大,这只是一个小城堡,等进去后,中间最高的建筑楼梯还很狭窄,只能容一人通过。
先前进来时,卡伦留意到大门其实是“假的”,虽然看起来很像是大铁门,但只是看起来是这样。
不仅如此,脚下踩着的黑色台阶,其实也是假的,并非真实存在的物质,更像是一种能量结晶体。
等行走到了三分之二高度时,两侧穿透之弩和雷斯术法镜就在两侧了,也就是说两侧的建筑其实没有内部结构,能上下的只有中间这个建筑,从卡伦现在所在的这个位置才能去两侧建筑的顶端。
卡伦故意在这里多逗留了一会儿,因为身后都是自家队员的关系,不用担心引起谁的不满。
甚至,卡伦还主动走向了一侧平面,伸手抚摸了一下穿透之弩,这把弩箭,是真实存在的,是一件圣器。
而且在弩箭身上缠绕着一根根晶莹的丝线,从侧面看,这些丝线又是黑色的,和地面与墙壁的颜色一模一样。
队员给卡伦让路,卡伦又走到另一侧,端详起雷斯术法镜,这面镜子也是真实的,而且上面也有丝线。
卡伦相信,中间建筑最顶端的裁决魔晶火炮,应该也是真的,状态也和这两件圣器差不多。
这像是什么?
卡伦微微皱眉,他心里有个很不恰当的比喻:
火炮、弩箭和镜面,就像是三个灯泡,而这座城堡,不仅给它们提供了装载的位置,城堡本身,就是电线。
这三样战争兵器被城堡控制,继续往上,在火炮下面的这个空间里应该有一个平台,那里应该是控制处。
通过平台,可以“遥控”指挥这三件战争兵器进行远程打击、近点攻击和防御。
可是,仅仅是为了起到一个电线效果,就弄出来了这样一座城堡么?
卡伦伸手摸了摸墙面,不仅不坚硬,反而有些软,和自己海神之甲的质感有点像,软,并不意味着它的防御力不够,恰恰相反,只要内部能够提供足够的灵性力量让其维系运转,它的防御力会很惊人,甚至还拥有自我修复能力。
可是,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三件战争兵器应该是召唤来的实物,有点类似自己家里的冰箱,真正被凭空制造出来的,是黑色的城堡建筑部分。
确实,它能防御它能进攻它能作为一个极为可靠的依托点,可问题是……它的性价比真的太低了。
盖起它、维系它、使用它,都需要大量灵性力量的加持。
这投入和产出比,真的和霍芬先生笔记里对阵法师形容的那样,准备好一个禁级别阵法去驱赶一只误入卧室的蚊子。
在战场上,有这个功夫,还不如省省力去防守和进攻,搞出来这个,卡伦实在是不懂目的在哪里。
除非……
它的灵性力量支持,并非来自于召唤者本人,至少,不全部是。
只有这样,它才具备使用价值。
卡伦继续往上走,来到了一处平台,平台这里还有向上的楼梯,应该是通往最顶层的魔晶炮架设处。
而平台这里,拥有八面长窄窗户,在提供足够视野的同时,也兼顾了防御型。
平台中央位置,有一个黑色圆球,圆球上散发着神秘的气息,它像是活着,好似在蠕动。
在这圆球身上,卡伦竟然察觉到类似【魔方之钥】的气息,所以,这个圆球就是这栋城堡的控制中枢。
从圆球上有一条黑色藤蔓蔓延而出,缠绕在了马瓦略的手腕上,也就是说现在这座城堡的运转,由他掌握。
当然,卡伦相信从这个黑色圆球内,应该还能再延伸出很多条黑色藤蔓,由其他人一起帮忙掌握城堡的各个部分。
马瓦略开口道:“欢迎你们来到黑狱城堡参观。”
穆里开口问道:“我们今天,是学这个?”
马瓦略点了点头,道:“是的,没错。”
穆里又问道:“可是,权限呢?”
显然,穆里在上来时,也和自己队员交流过。
马瓦略回答道:“鉴于你们这次进入轮回之门的特殊性以及你们所将要承担的任务属性,黑狱城堡的权限,会为你们两支小队,单独开通。”
卡伦脖子微微后仰,巴特犹豫一下,还是看向马斯,虽然都是骑士团出身,但马斯明显对这方面会更熟悉,他是阵法师。
以千夜之吻将你杀害
马斯马上凑到卡伦脖颈后,小声道:“队长,黑狱城堡的权限,在至高神殿处由一尊神器掌握,我们获得权限后,就能和那尊神器进行呼应,神器力量会降临,帮助我们负担将近八九成的城堡消耗。”
卡伦明白了,难的不是这个术法,这个术法难度其实并不算大,难的是获得权限,也就是在那尊位于秩序神殿内的神器上,挂上你的身份认证。
难度再高,都有成功可能,可权限如果得不到,就绝无可能。
就算你真的弄出了一座一模一样的城堡,那也只是一件很奢侈却又极其无用的……艺术品。
而如果能依靠神器的力量抵消掉八九成的消耗,那这座城堡的性价比,瞬间就凸显出来了。
马瓦略开口道:“现在,我将在这里给予你们两个权限资格,请你们两个小队里,分别推选出一人来获得这项权限。
记住,权限获得,将永远伴随这人,直至他死亡或者被神教除名。”
意思就是,获得这一权限的,是个体的人,而不是整个小队,而且获得后只要不叛出秩序神教,在你死之前你都将获得和那件强大神器呼应的资格。等于是凭空得到一个只有骑士团正副营长才能拥有的“神器庇护”。
这可是惊人诱惑,它的益处将伴随你一生!
马瓦略继续道:“我的建议是,获得这一权限的人最好尽可能满足以下几点要求:
一是领导力,也就是指挥作战能力;
二是熟悉阵法,这座城堡本质还是阵法的运行;
三是灵魂强度, 这是绑定与神器呼应的关键;
四是灵性力量,必要时,一旦出现意外或者紧急情况,权限拥有者是对城堡维系所需力量的第一供给者。
好了,你们现在可以开始讨论人选了。”
随即,
马瓦略将目光落在穆里小队身上,穆里小队内部展开了讨论,身为队长的穆里想要这个权限,但队伍里的阵法师迪加特和帕西奥也想要,骑士团出身的依拉曼也有意为自己争取。
感知到来自导师的目光,穆里开口道:“请老师您稍等,我们小队将进行投票。”
“好的。”
马瓦略扭头看向卡伦小队这边。
卡伦身边所有队员,
后退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