簽到十六年,我沒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簽到十六年,我沒想當皇帝签到十六年,我没想当皇帝
黄龙知道不好,就想离开,被火焰包裹的法宝也不打算要,因为他已经记住了葵花宝典。
他的两个兄弟虽然没有意识,但是可以让他分身三用,别看他只是翻了一遍,但是他已经把葵花宝典分成三份记忆,只差回去抄写出来。
有了这本神功,他很快就可以崛起,到时候再来对付这些人,想想都激动,武圣,曾经多么高不可攀的境界。
见他跑路,陈婧也不去追赶,因为她知道,等他回去,就是他的丧命之时,毕竟以后出现在她面前的是黄天奇,就算他能记住葵花宝典也没用,因为黄天奇的人生就是一部开挂的人生。
当然他再开挂,也没陈婧开挂,所以小挂壁对上大挂壁,只能拜倒在大挂壁的石榴裙下。
残酷总裁绝爱妻 小说
讲真的,陈婧前世有好多舔狗,而且全都是那种挂壁人生的舔狗,只是她一心为了皇图霸业,全然没心思理会他们。
这世她打定主意要让陈怀安登上自己曾经的宝座,其实也是一心在皇图霸业上,从某种角度来说,她其实没有完成对自己的承诺。
就在黄龙跑路的时候,箱子上的火焰,突然化作一头凤,在箱子上盘旋,转瞬就没入陈婧的体内。
“小邓子,去准备一点食物,王爷要出来了。”
陈怀安还在半空中,身上的火焰就化作一头凤往上飞去,只觉的自己身体一阵轻松,就像是摆脱了什么枷锁一般。
汪文士和高个子侯斥只觉得眼前一道亮光闪过,自己眼前一黑,就再也没了知觉。
陈怀安飘在半空中,两眼望去,只发现头上好像打开了一道口子。接着人就飞了出去。
难道自己通关了?不应该啊,自己可是掉下方块的,难道是因为刚才是第六轮。
他顺着口子就来到外面,眼前光暗一闪而过,他就看到陈婧正笑着看他。
“表妹你回来了。多亏你回来,不然我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你呀,也太莽撞了,这种不明来路的戏法师也敢叫来表演,以后你还敢不敢让他们进来。”
“不敢了,对了,除了那三个戏法师,还有汪文士和一个军士,要怎么放他们出来。”
陈怀安知道他们两个还没死,打算放出来好好审问。
尤其是那个军士,到底是谁想要害他,还是要打听清楚。
“不止他们两个,这个箱子里可是关了你们所有人,不过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消化。”
“消化?这难道还是活的。”
重生学神有系统 小说
陈怀安很好奇,这么一个箱子居然还是活的,难道师箱子成精?所以刚才三个人其实是箱子精的化形?
可如果是箱子精的化形,那怎么可能不管不顾的管自己跑路,这是连本体都不要的节奏。
“这是一件法宝,确切的说,是一件半法宝,它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吞噬敌人,消化敌人,所以总的来说,你们被他吸进去之后,不会很快死亡,只有等他消化了一定食物之后,才会继续消化。”
听了解释,陈怀安才恍然大悟,原来里面做的游戏,所谓的死亡都是忽悠人的,可能掉下去也就是进入昏迷状态,然后等着慢慢被消化。
就是不知道一开始被打下方块的人,有没有被消化,不过按照能量守恒定理,消耗那么多能量,必然会补充那么多能量,前面掉落的人估计是悬了。
“那怎么打开这个箱子,直接翻开行吗?”
“不行,必须要有人跟他签订契约,才能打开这个空间。”
陈婧摇摇头,表示这样是打不开箱子放人的,只有让人认主,这样才能把里面的人放出来,不过如果放不出来,那里面的人就会别慢慢消化。
毕竟这个法宝就是靠吞噬各种生物来维持现在的状态,不消化这些人,它也维持不住这形状,最终会萎缩到只有一个口袋大小。
当它萎缩的时候,里面的东西也会随之被粉碎,成为时空的粉末,漂浮在虚空之中。
简而言之,这里面的人,如果不放出来,里面的人就全都会变成虚空的粉末。
这东西在以后是非常有用的东西,可以说,未来的某段,这些粉末登上历史舞台,最终火的不行不行,让陈婧的手下,各个都强壮的跟牛一样。
当然,如果这些粉末是用自己的府里的人做的,那就敬谢不敏,自己府里的人精贵的很,绝对不能浪费一个,就是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
“表妹,我来?”
“不行,让小邓子来。”
“为什么,这么厉害的东西,如果我有的话,你也可以休息休息,我能帮你做很多事。”
陈怀安疑惑的问道,他现在身体感觉好像已经好了,现在就一头老虎他都能打死。
“别逞能,你是王爷,怎么能去做这种危险的事,你是不是没把我的话听进去,别心不在焉的,万一掉进去,你被化作脓水都不知道。”
陈怀安吐吐舌头,他当然不会去碰这些东西。
“王爷,请用茶。”
小邓子端着托盘出现在陈怀安的身侧,上面放着茶水和各色糕点。
陈怀安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感叹道:“想做个咸鱼王爷有这么难,真不想到底在怕我什么。”
陈婧没办法给他解释,但是只要他还活着,就不能出事。
“说好了,我不想当皇帝,别给我来道德绑架。”
“行,你好好休息,我让人把他们放出来。”
说着她转头让小邓子去滴血炼制那个箱子,箱子不时冒出道道黑烟,有的钻进小邓子的体内。
“这,你不让我收,倒是让小邓子收,你是不是觉得我就不应该有这么厉害的法宝。”
陈怀安觉得不开心,为什么自己就不能有厉害的法宝,难道自己不配吗?
系统欺负自己也就罢了,自己的媳妇也欺负自己,实在是太伤人了。
“王爷,这件法宝消化人的的时候,会把那些人的一生反馈给主人,只是一两个还好,可是那么多人被消化,他们产生的记忆,会导致主人记忆错乱。”
“像刚才他们三兄弟,看着是三个,其实是一个人,黄龙能活下来,全靠其他两个兄弟分担这些记忆,要不然他早就疯了。”
听到陈婧的解释,陈怀安这才明白,看着很酷的法宝原来副作用那么大,如果自己脑子里涌入那么多人的记忆,必定会被冲成傻子。
“那小邓子怎么可以接受那么多记忆的冲击。”
“他修炼的是无情道,那些记忆他可以轻松的抛弃,就算再多的记忆也不能动他分毫,甚至这些记忆还能帮助他更加容易领悟无情道的真谛。”
陈婧给他解释清楚,免的这个大小孩生气,如果这个法宝真的不错,自己自然是会让陈怀安收走,毕竟自己经常不在他身边,不可能每次都像现在这样赶回来保护他。
而且随着后面的事情增多,小邓子也不可能天天跟着他,让他有一定的自保能力是很重要的。
小邓子很快就炼化了箱子,他脸上的表情很凝重,一时哭一时笑,有时候还会沉默一会,总之看起来就不是很正常。
“他没事吧?我们要不要帮他一把。”
陈怀安小声问陈婧,小邓子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不用,如果他撑不过去,那就是他的命,我会帮他把这个法宝销毁。”
陈婧也时刻注意着小邓子的情况,万一真的没撑住,她就出手销毁,里面的人死了也就死了,加起来没小邓子来的重要。
小邓子突然闭上眼睛,然后慢慢的吐出一口气,过了好一会才慢慢睁开眼睛。
“王爷,让您担心了。”
“你怎么样,没事吧,要不要休息休息。”
陈怀安看到小邓子睁开眼睛,只觉得他眼睛像漩涡一样,一直转啊转的,看起来就像是神功大成的样子。
“不用,我们还是快点把里面的兄弟放出来,有不少人都受了伤。”
小邓子说话间,就把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个人偶,人偶落在地上变成一个个昏迷不醒的人,里面有客栈里的人,也有不小心误入其中的人。
他们一个个都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有几个人嘴里还不停的蠕动,像是在做什么美梦似的,要不是陈婧说这些人会被消化掉,陈怀安想着还不如让他们在里面呆着。
没多久,汪文士和高个子侯斥就出现在地上,看他们的样子,怕是没打架,现在躺着两个人还纠缠在一起,让人一看就想歪。
看着辣眼睛的他们,陈怀安想去吵醒他们,结果被陈婧阻止。
“现在强行吵醒他们,会让他们精神错乱的。”
双面千金复仇记
陈怀安只能停手,因为万一他们精神错乱了,自己可能还得养着他们。
不对,这两个人是自己的敌人,他们精神错乱,就让他们精神错乱好了,都是来刺杀自己的人,为什么自己还要考虑养他们的问题。
自己真是一个善良的人啊。
所有人都被放在地上,没想到黄龙居然收了这么多人,可是刚才他参加游戏的时候,可没这么多人。
“刚才玩游戏的时候,可没这么多人,剩下的人是那里冒出来的。”
“游戏?”
陈婧好奇的问道,她只是知道这个箱子可以审问犯人,如果犯人不从,可以通过消化他,获得他的记忆,所以只要进了这个箱子,没有什么秘密是不能知道的。
一开始她只以为是一些精神上的刺激,或者拷问,没想到居然是做游戏,游戏有什么刺激的。
“对,死亡游戏,如果输了就会死亡,当然现在看来只是昏迷,这么说来,游戏其实不止三轮,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只来了三轮。”
对于黄龙的做法,陈怀安有点不懂,正在思索间,就看到几个人正在慢慢挣扎的清醒过来。
“把他们都制住。”
陈婧对小邓子说道。
小邓子出手把这些正在苏醒过来的人,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苏醒,小邓子有点忙不过来。
婉儿看他忙不过来一起出手,很快就把大部分人都制住,并且根据衣服给他们归了归类。
“王爷,我们没死?”
汪文士清醒过来,看到陈怀安站在一旁,惊讶的问道。
“对,我们上当了,其实不会死,嗯,暂时不会死,他说的死亡游戏都是假的。”
“那就好,我还能想上面交差,不对,王爷这是不打算让我活着回去了。”
汪文士一脸哀怨的看着陈怀安,好像陈怀安是一个负心汉一样,那小表情看的陈婧都有点为他不平。
“能不能放你,就看你的表现了,现在我家表妹回来了,这件事她说了算。”
陈怀安现在的表情就像一个被老婆发现的负心汉,完全没有担当。
陈婧看不下去,咳嗽一声,说道:“小邓子,全都带下去,好好审问,你也熟悉熟悉法宝的用法。”
小邓子遵命,把自己人叫醒,然后拖着这些人往房间走去,他对自己新得的小东西很期待。
等他们把人都带走,只剩下陈怀安和陈婧两个人,陈怀安牵着表妹的手,往楼上走去。
“刚才出来的时候,我觉得全身轻松很多,你帮我看看,是不是我体内的火毒排除了。”
听到陈怀安的话,陈婧很激动,跟着他就进了房间,想给他做一个全身检查。
蔡知府听说陈婧回来了,一颗不安的心,终于安定下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终归要来,只希望陈婧能让自己留后。
“老爷,也不用这么悲观,娘娘是个厚道人,不会做这种事的。”
蔡夫人一边劝慰丈夫,一边念着佛经,她其实挺担心的。
“你知道什么,这位娘娘厉害着呢,她早就想让我下来,现在被抓了把柄,她还能放弃?”
“再说了,谋害王爷,只要告上去,不是乌纱不保,是人头不保,为夫能不愁吗?”
“可是愁也不能解决问题,不如让人去探探王爷口风。”
蔡夫人想了半天,想出这么一个意见,只是这个意见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痒痒痒,表妹不要摸这里,哈哈哈哈哈。”
“你别动,我给你检查呢,就知道笑,有这么好笑吗?”
陈怀安一边捂着衣服一边止不住的大笑,太痒了,表妹的检查不对劲。
陈婧检查了一边,发现他体内的火毒似乎是少了一些,应该说少了一大半,只有一点点残余。
不过这一点点残余却是非常顽固,堪称精华中的精华,想要去除,除非有武圣出手,花费大量精力才能实现。
目前来讲,小邓子和自己还没这本事,只能寄希望于那些老牌武圣,不过这更加不可能,连自己的老祖都不愿意出手,还能指望别的武圣。
“表妹,我这里有一本非常厉害的武功秘籍,你帮我参谋参谋。”
陈怀安掏出嫁衣神功交给陈婧,他早就想找人练这本功法,只是找不到合适的人,只要有人修炼之后愿意把功力传给自己,拿自己就可以拥有强大的实力。
陈婧接过秘籍,认真翻阅起来,被秘籍中的理念震惊的不行,很多原来不明白的地方,都豁然开朗,没想到这是一本武圣级的秘籍,不对,是超越武圣级的秘籍。
“王爷,你从哪里得来,这秘籍千万不要外泄,除非是真信得过的人,不然千万千万不要拿出来。”
看着表妹那么严肃的表情,陈怀安有点后怕,这秘籍自然是厉害的,可是没这么厉害吧。
“这不是开玩笑,这本功法可以培养出比武圣厉害的人物。”
陈婧肯定的说道,她可以想象,如果让人知道他们有一本这么厉害的秘籍,天下的武者都会来向他们索要,甚至会引起几大圣地的抢夺。
毕竟圣地虽然也有武圣,可是成功概率太低,如果有这本秘籍,可以大大的增加武圣出现的概率。
不管是那个组织,都不会轻视这本秘籍,武圣就代表着实力,武圣就代表着权力,武圣之下皆是蝼蚁。
陈怀安吐了吐舌头,幸亏他没把浑天宝鉴拿出来,如果他把那东西拿出来,绝对会让表妹疯狂。
“我知道了,对了,还有一本秘籍你要不要看看,不过你只能看一半。”
陈怀安前几天签到一本大五行无形剑气,因为没办法修炼,所以他只是看了介绍,上面说,只要有人读完整本书,就能自动修炼出剑气,只要一天修炼不到圆满,就始终有被剑气五马分尸的危机。
当时吓得他汗都出来,幸好他没读,如果他读了,那不是就会自动生成一道剑气,随时都威胁到自己的小命。
陈婧好奇的接过那本秘籍,陈怀安把后面半本撕下来,防止表妹自动生成剑气,如果不能修炼到大圆满,她就有生命危险。
陈婧仔仔细细的看了半卷秘籍,心里的震撼更深,先天剑气,这是多少剑客梦寐以求的东西,居然这么轻松的就能获得。
“把后半本给我。”
陈怀安不愿意,他知道一旦看完,就会凝结出一道先天剑气,那时候表妹就会有危险。
“给我,这本秘籍对我很有用。”
“不行,太危险了,一旦修炼不到圆满,随时都会有爆体的危险。”
“不用慌,我有解决的办法,说不定你还能学一学。”
陈怀安听到自己说不定能学,自然是很高兴,然后把后半本交给她。
陈婧看完整本秘籍,心中大定,自己的设想能成型了,大宗师剑士团初步完成设计。
她前世有一支大宗师剑士团,可以说一半的江山是他们打下来的,只是这些大宗师有个缺陷,活不过四十五,因为他们学习的功法有问题,很大的问题。
但是现在有了陈怀安的这本先天无形剑气,很多事都能解决,首先就是剑气凝结的问题,本来剑气凝结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有了这本秘籍,只要完整阅读完秘籍,就能凝聚出一道剑气,还是先天剑气,简直是天赐之物。
其次是威力,前世的剑法威力其实并不算强,所依靠的是数量,而这本无形剑气威力很强,她刚才试过,只是第二阶段的剑气,已经堪比大宗师初期的威力。
陈婧凭借着深厚的剑道修为,把无形剑气快修炼到大圆满。
这就是第三点,只要有浑厚的剑道修为,这本秘籍修炼起来相当方便,可以称得上良心秘籍。
完全可以让手下先不要练内力,只专注于剑道,等到剑道修炼到一定程度再来修炼秘籍,到时候,那就是一飞冲天。
“王爷,以后有这么好的秘籍,千万不要藏着,拿出来让我看看,这对我们很重要。”
无形剑气也算的上武圣级别的秘籍,只是容易爆体的缺点,让他不能完全算武圣级别,但是攻击力却是超越武圣级别。
这就是一本奇功。
陈怀安点点头,既然对表妹有用,那自己就拿出来,其他不说,能自保就挺好的。
“王爷,蔡知府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