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死不降
小說推薦至死不降至死不降
阮影就站在那里等待他的答案,许冀也饶有兴致的看着
“主谋就是阮东风。”从顾彦年嘴里说出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名字
“真是会骗人啊,他是不会杀了她的。”阮影嗤笑一声说
“为什么呢?”许冀看着阮影无比好奇
“我知道他们的身份,所以不可能。”阮影并不想让阮风华现在就知道父母的名字
‘风华,交给你了,主谋就让我们慢慢找吧。’阮影当机立断就让阮风华出来
‘好。’接过身体,阮风华拿出工具就要动手
看着阮风华的动作,顾彦年想要向后退去,却因为现在坐在沙发上没有地方退
许冀就在那里看着他们的动作
“你不是答应只要我说出主谋就会放过我吗?”顾彦年惊恐的看着他
“答应放过你的是阮影,我是阮风华。”阮风华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许冀嘲笑的看着顾彦年,他也是知道阮风华有双重人格的
“有什么区别吗?”顾彦年不甘的冲阮风华喊
阮风华看着剧烈挣扎的顾彦年笑了
“当然有区别了,不过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区别呢。”阮风华现在只想让顾彦年不那么痛快的死去
许冀看着阮风华没有多嘴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绝色王爷的傻妃
顾彦年还想要说什么,却被阮风华打断了
“我不想听你说话,你可以闭嘴了。”阮风华没有**他的舌头,他想要让那些人听到他的喊叫
阮风华现在的性格已经开始扭曲了
解决完后,两人也从窗户离开了,有人听到喊声报了警
就在两人走后没多久,警察就来到这里了
警察们闯进屋里就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
警察们在调查顾彦年的死因,阮风华和许冀早已回到了小区
“我先回去了。”阮风华站在门口对许冀说
“嗯。”许冀点了点头走进了小区,他向别墅的方向走去
阮风华一直看到许冀的背影消失后,才进了小区走向自己居住的楼房
他们已经好几周没有好好的休息了
有时在车里对付一宿,有时两人轮流睡觉,再怎么睡觉都没有在床上舒服
太阳从西方升起,赵昌敲着阮风华的门
敲了好久,阮风华才被吵醒,他打开门睡眼惺忪的看着赵昌
“怎么了?”阮风华揉了揉眼睛,
赵昌看着阮风华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是交易清单,我已经发给你了。”赵昌拿出手机在阮风华眼前晃了晃
“好。”阮风华转身欲关上门,却被赵昌拦了下来
“还有什么事?”阮风华还没有完全清醒
“交易完成后,还有一家名下的超市,你去那里当老板。”赵昌说
“好。”他转身离开
‘又有什么事了?’阮影也被他们吵醒了
“没事,你接着睡吧。”阮风华穿上衣服对阮影说
‘哦。’阮影知道没自己什么事就继续睡了
阮风华来到了404,他敲了一下门后就站在那里等着了
罗页听到敲门声打开了门,“怎么了?进来说吧。”罗页站在那里想要招呼阮风华进去
“不用,我是来还你笔记本的。”阮风华拒绝了罗页的邀请拿出了笔记本
“这个笔记本就送给你了,我这里还有。”罗页毫不在意的说
“那好吧,我就去办事了,我还有事。”阮风华也不矫情,把笔记本收好就离开了
阮风华去取完东西就从后门出发了
他来到了一处无人的地方,站在那里等着交易人员的到来
过了一会一个眼熟的人走了过来
“怎么是你?”阮风华看着那个人
那个人谨慎的观察着四周
“上次真是谢谢你,引开了警察。”这个人正是上次在ktv交易的人
那个人依旧环顾四周,看着他的样子,阮风华有些不明所以
“你干什么呢?”阮风华看着那个人
“有警察吗?”谷言演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没有,这里又没有什么需要查的地方,怎么会有警察。”阮风华看着四周什么店铺都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谷言演还是有些害怕,毕竟之前差一点就被警察抓到,如果不是阮风华引开了警察,可能他已经进去了
“钱带了吗?”阮风华平淡的看着谷言演
“带了带了。”谷言演着急忙慌的把钱拿了出来
阮风华看着他手里的钱,把包里的货拿了出来,两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合作愉快。”阮风华热情的说
“合作愉快。”他也希望能和他们长久的交易下去
“那么我就先离开了。”阮风华说完后就转身离去
他还有其他的交易,没有时间和他在这里耗着
完成所有交易后,他来到了商场买了一副美瞳,然后又买了假发
最后,他根据地图来到了黑狼名下的超市
“还真是大啊。”阮风华此时已经换了一副样子
褐色双瞳被棕色美瞳遮住,红色短发被黑色假发覆盖
这个超市名为东星超市,一共有两层,占地五百平方米
他走了进去,率先看到的就是赵昌
见他没有认出自己,他就起了逗弄的心思
“赵昌,和我走一趟吧,我们已经拥有你贩毒的证据。”他走到赵昌的身后趴在他耳边说
赵昌反应迅速的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
就在赵昌还要打下去的时候,他制止了赵昌
“你真是开不起玩笑。”阮风华拿下假发露出自己红色的头发
“是你?眼睛怎么不一样了?”阮风华最有特征的就是他的双瞳和红发,他把眼睛和头发遮住,赵昌反倒看不出来了
“我带了美瞳,总不能被发现吧。”阮风华坐在地上说
“之前为什么不这么做?”赵昌拉起阮风华
“之前我又不需要出门。”阮风华把假发戴了回去
“从今天开始他就是你们的老板。”赵昌对站在一起的超市员工说
员工们看着阮风华鞠躬说“老板好。”员工们大声的喊
“不错啊,很有活力。”阮风华装模做样的看着员工们
“真是装模做样。”一个员工小声的说
“你说什么?”听力敏感的阮影听到了那个员工的话,拽住那个员工的衣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