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畫餅,我是專業的
小說推薦論畫餅,我是專業的论画饼,我是专业的
杨诚驱车从黑手党公馆离开,此时已经是早上九点。
在公馆吃过早饭,也告别了蔷薇众人。
蔷薇事件解除误会后,如今开始着手杨诚的战略部署。
离开时蔷薇依依不舍,给杨诚一个大大的拥抱,她暗暗发誓要做出一番成绩。
梁文聪热情地目送杨诚离开,甚至愿意亲自驱车送他回学校,愿效犬马之劳。
杨诚怕了这个瘟神,巴不得以后都别见面,拿了蔷薇的车钥匙就溜。
离开时特地叮嘱梁文聪,今天这事不准外泄出去,不能让他身份败露。
梁文聪信誓旦旦保证,绝对做好保密。
杨诚委以重任的拍了拍梁文聪的肩膀,驱车跑路。
看着迈凯伦显示在眼眸,梁文聪卸了一口大气。
戰神囂寵:狂妄傻妃要逆天 景袖
对视杨诚时他还是心有余悸,觉得十代目好可怕,高深莫测,站在他的面前大气都不敢喘。
这种男人魅力超群,让人估摸不透。
他又陷入了思考,判断着杨诚下一步的计划。
超級生物兵工廠 玉池真人
得跟紧十代目的步伐。
而洪爵老了,熬了一夜,熬不住了,送别了杨诚便回去休息。
只是这一天他辗转反侧睡不着,梦里都想着蔷薇跟杨诚走进婚姻殿堂那一刻。
他站在众多名人大户面前,自豪地说:“这是我的好女婿。”
杨诚离开公馆后便开始查自己的账户,发现给蔷薇打了十个亿还没返现,看来是画饼任务没完成。
得让蔷薇加速成立黑手慈善基金会,争取快速返现。
如今自己技能点已经用光,如果需要再次提升能力,意味着必须得多逆袭几个女神。
杨诚开始思考着未来的泡妞计划。
迈凯伦720s穿过闹市,引来无数人的目光,沿途不少美女暗送秋波。
十五分钟后,车子停在海布牌坊处的一个免费露天停车场。
他不打算把车开回去学校,这种价值几百万得豪车,太过张扬。
更何况他身份是个小老师,还是低调一点。
经历了昨天一夜的身心疲惫,杨诚现在的眼皮子都在打架。
感觉精神力有点跟不上,眼看下午三点还有课,赶紧回去宿舍补补觉。
校园内充满了欢声笑语,夏季放眼望去都是大长腿,十分养眼。
杨诚回到西区那个破宿舍。
虞英的房门紧锁,看样子是去上课了。
杨诚心里有点惋惜,想起前天跟虞英发生的那一幕,至今还难以忘怀。
想起虞英那软绵绵的身体,他就不争气了。
虞英现在爱慕值30点,距离逆袭还有点难度。
得好好想想方法。
回到房间,杨诚洗了个澡倒头就睡,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
一直睡到下午两点多,突然听见门外面吵吵闹闹。
一辆警车停在西区湖泊边上。
宿舍附近好像来了一群人,其中带头的男子声音非常凶恶。
“麻烦你不要妨碍我们工作!妨碍执法人员办公,可是违法犯罪!”
外头传来虞英声音,说话丝毫不占下风:“杨老师这几天他都不在学校,你们找错地方了!”
“杨诚涉嫌打架斗殴谋杀深城企业家,我收到上头消息前来逮捕!包庇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外头越吵越大声,胖子警官亮出自己的身份证明。
“不可能,你们肯定搞错了,杨老师不是这样的人!”
“我劝你带眼识人,我们证据确凿,还能搞错不成!对方就是个人面兽心的败类。小姑娘年纪轻轻,别误入歧途!”
虞英的反驳被胖子警官压下去,欲要去敲杨诚的宿舍大门。
其实这群人昨夜就来过两次了,虞英也给杨诚发了信息,打了电话。
可是杨诚就跟失踪一样,根本找不到人。
这群警察先前几次都无功而返,今天收到风声,杨诚返校了,立即前来逮捕。
可是却半路被虞英给拦住了。
“你们去别的地方找吧,杨老师真不在宿舍。”
“你再妨碍我们办公,我有权利把你一起逮捕!让开!”
胖子恶狠狠地把虞英推开,带着三名警员走到杨诚房门前。
正要敲门。
地接者
“吱呀~”一声。
房门自动打开,一个睡眼惺忪,人字拖鸡窝头的男子站在门前。
杨诚早就听见外头吵闹,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加入黑手党,这么快就被查水表了?
自己身上可是背着几条命案。
结果听见胖子说他袭击企业家,他就立马懂了,看样子应该是蔡彬找来的人。
“杨老师,你什么时候回来了……”
虞英疑惑,皱起俏眉,虽然不知道杨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相信杨诚的为人。
站着喝酒而被大姐姐认错人的我
这个男人难道是没看到自己发的信息吗?
这种骨节眼还跑回来学校,要是被抓了,以后在学校怎么抬得起头。
“虞老师,是你啊。”
杨诚没想到在门外替他打抱不平的是虞英,瞬间有些感动。
“你就是杨诚?”
带头的胖子警官凶神恶煞,站在杨诚面前肥肉横跳,神色非常严肃。
“对,我就是。有何贵干?”
杨诚故意装疯卖傻,知道对方来者不善。
胖子警官亮出自己闪闪亮的证明,非常狂傲不屑。
“我是越绣区警局马大队长,昨夜你在gama餐厅恶意闹事伤人,企图谋杀深城企业家,现在我们正式逮捕你回去协助调查!”
杨诚故意卖傻挠了挠头,疑惑道:“长官你确定没搞错?我昨天回老家聚餐,并未过去越绣,更没去过什么mama餐厅啊。”
虞英听后非常急切,上前解释:“我说过了,杨老师不是这样的人,你们肯定搞错了!”
“少废话!到了警局自然会调查清楚,有没有去过我们自会调查,袭击深城企业家跟你脱不了干系!”
马岩恶狠狠回复。
不管三七二十一,马岩大手一挥,两名民警上前扣押住杨诚。
杨诚也不抵抗,现在gama餐厅是自己名下的,讲道理徐萧明不至于把他出卖。
只要没证据,这群人也奈何不了自己。
而且在虞英面前,如果有失风度,就不好了。
“警官你们再确认一下,是不是抓错人了。”
虞英非常着急,看着杨诚被铐上手铐押走。
杨诚淡淡一笑,安抚道:“没事的,虞老师。我没做亏心事,相信公正的人民警察会还我一个清白。”
“别废话!上车!”
马岩很不客气地把杨诚推上警车,虞英皱起眉头,粉拳紧紧攥着衣裳。
她想说些什么,但也知帮不上忙,只能干着急。
想了好久,虞英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虞老师,太好了,你终于回我电话了。你这段时间怎么一直不接我电话,我一直想约你吃饭。”
“刘主任,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真 好 麥 餐館
“哦?什么事,你尽管说,我一定帮你。”电话那头爽快地回复。
警车带走了杨诚,学校内不少人目睹警车离开,纷纷猜测发生了什么事。
很快这个事情就像病毒一样蔓延开来。
校园网内众人纷纷讨论,讨论着西区发生了什么,生出各种阴谋论……